中国武当山道教学院
   
现在是: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
 
   
   
     
     
  首    页   学院简介   学院新闻   学院动态   学院管理   师资队伍   课程设置  
     
  规章制度   政策法规   教学交流   视频浏览   对外交流   武当道教   图片集锦  
     
       
   
   位置导航:首页 >>学院新闻 >>文章列表  
 
 
 
  最近更新
   
 
· 广东省民宗委一行数人考察武
·武当山道教学院举办第二期道教
· 吉林省长白山管委会池南区一
·武当山道教学院召开2017年
·《神农武当医药歌谣》书出版堪
·武当山道教学院“首届道教高功
·第五届武当国际演武大会将在丹
·著名茶专家鲁成银胡晓云考察武
·全国百家媒体聚焦2016互联
·湖北武当山南发现2个树种千余
·武当山发现千余亩古太和茶树群
·十堰市召开互联网+万里茶道暨
     
第一位道教女方丈:诚惶诚恐珍惜众生爱
 
来源:大洋网—广州日报 日期:2009-12-4 编辑:admin

  2009年11月15日,吴诚真升座为方丈。
  本报记者与吴诚真方丈合影。
  长春观,位于武汉市武昌区大东门东北角双峰山南坡,是中国道教著名的十方丛林之一,至今已有800多年历史,为道教圣地。

    本报记者独家对话中国1800余年道教历史上首位女方丈

    读研究生、办联姻会、为道士买社保 弟子上万已成新一派道人代表 

  2009年11月15日,中国1800多年道教历史上首位女方丈诞生。吴诚真升座为方丈,一举改写了中国道教1800多年的历史。一向低调的吴诚真成为了媒体关注的焦点。

  作为湖北省宗教界的领军人物,这位信徒们眼中的“神仙”有着鲜为人知的修行生活。

  吴诚真入读华中科大读研究生,敞开山门办讲座,创道教经乐班、开素菜馆,广播道教文化,已成为新一派道人代表。

  11月底,吴诚真在武汉长春观里接受了本报记者的独家专访。站在记者面前的吴诚真披着一件穿了10年的蓝色呢子大衣,身上的毛衣已旧得穿洞。

  文/图 本报记者 何涛

  性格侠义为修行放弃高考

  现在别人介绍工作,以后说不定还要介绍对象,岂不麻烦?

  广州日报:您第一次是如何接触到道教的?

  吴诚真:是从书籍中。我的外公喜欢读书,与道教接触较多。

  广州日报:在出家以前您喜欢看什么书?

  吴诚真:看的书比较杂,《三国演义》、《水浒》我都看,但我不看《西厢记》。我性格中有侠肝义胆、忠君报国的气节。我很喜欢花木兰这样的人物。

  广州日报:听说您从小性格耿直,受不得委屈?

  吴诚真:小时候有一次,哥哥冤枉了我。当时在吃饭,我就把一碗饭摔在他面前。

  广州日报:在您出家之前,对您影响比较大的一个人,是你的二姐?

  吴诚真:二姐虽然没有什么文化,但她的性格很完美,也很聪慧,什么事都难不倒她。她很孝顺,总是无怨无悔地对别人。二姐从小信仰道教,但由于条件不允许,始终没有出家修行。后来,她看到我忙,又到长春观里照顾我。

  广州日报:1978年恢复高考时,您父亲本想让您参加高考?

  吴诚真:他们肯定想,不光是想让我考大学。1983年,当时新州县机械局的领导劝我,让我到机械局上班,想干什么工作都可以,他们还劝我何必要走这么苦的路。当时我没答应,连父亲都不理解。我对父亲说,上班不是修行的环境,而且还要吃荤。现在别人介绍工作,以后说不定还要介绍对象,岂不麻烦?

  出家后个人变化天翻地覆

  直到去年还有人给我发短信说,现在我是公众人物,让我把头发弄一下。

  广州日报:您走上出家这条路,实际上是面对了许多困难,也抵挡住了许多诱惑?

  吴诚真:确实经历了很多困难。我刚出家时,如果走出道观,后面就会跟着一些人,说我年轻漂亮为何要出家不结婚。当时很不愿意听到别人这么说我。现在早已无所谓了。

  广州日报:出家后会打扮自己吗?

  吴诚真:出家之后我不爱打扮,头都不会梳。直到去年还有人给我发短信说,现在我是公众人物,让我把头发弄一下。没有出家以前,我穿着是很时髦的。当时我爱穿并不是为了要打扮自己,因为我不成家、不谈对象,而不能让别人看不起。

  广州日报:您是1984年正式到长春观出家的?

  吴诚真:1980年,我就到过长春观,经过了4年等待,终于可以正式出家。我最开始的师父我叫他蔡爷,他讲的一些关怀的话语让我很感恩。后来我一直照顾蔡爷,直到送终。

  广州日报:听说您出家后个人改变很大?

  吴诚真:我到长春观出家后,个人的变化可谓是天翻地覆。从小在家里我基本上没做过什么事,连泡茶都不会。母亲十分疼爱我。长大后,母亲都不喊我的名字,叫我“乖乖肉”。来了道观后,不会的我都要学。

  广州日报:面对这种情况,很多年轻人是待不住的。

  吴诚真:当时一些老道人脾气很古怪,道观里年轻人又很少。我想不要人家适应我,我就要去适应别人。做自己的事情,尽量去理解、宽容对方。就算骂我一千句,我也不理你。哪怕你对我有意见,我也用爱心去包容。我知道走这条路,肯定要受各种各样的磨难。

  广州日报:出家后第一次哭是为了母亲?

  吴诚真:那是母亲人生中第一次来武汉看我,师傅不让我陪母亲出去。后来,母亲与二姐出去后到很晚都没回来。我就着急得哭了。母亲一辈子,就来了武汉这一次。第二年,她就去世了,当时我在北京学习。

  (哭)我这个人对天、对地、对良心、对师傅,我都问心无愧,就是对不起我的母亲。

  当上华中科大哲学研究生

  如果按过去的要求,不能睡高床大铺,不能坐飞机,不能赴大宴,现在时代变了。

  广州日报:1984您出家,1986年就成为了中国道协第4届代表会议代表?

  吴诚真:当时开会讨论,有人同意,也有人不同意。有人认为我是刚来的小师太。之前中国道协的余老师曾来到长春观,我们偶然相遇。当时余老师赞扬了我几句,表示相见恨晚。这一切都是缘分。

  广州日报:2001年读了华中科大的研究生班,您为什么选择哲学?

  吴诚真:我想只有更多地了解,才能有比较,这对我弘道有帮助。听一听西方哲学,看看他们对世界的看法,让我有更清楚的比较。如果别的教派里有优秀的东西,也可以学习借鉴。

  广州日报:有人称您是新一代道人的代表?

  吴诚真:不变则不通。如果按过去的要求,不能睡高床大铺,不能坐飞机,不能赴大宴,现在时代变了,传播方式也变了。

  最早为道士买寿保、社保

  道士一个月工资240元,追逐钱的人肯定会离开的。

  广州日报:自从您任长春观住持后,敞开山门做了很多事情,办养生讲座、张扬道教音乐等,为什么要这么做?

  吴诚真:长春观在历史上很辉煌。但从改革开放到2000年,长春观的毛收入不超过100万元。这是很现实的问题。2000年前,长春观没有多少新的建设,也没有钱去建。从2000年开始,我们先从挖掘优秀道教文化开始,道教音乐在这里发扬光大,还有养生、太极武术等。这不仅增加了收入,也弘扬了中国传统文化,这是无形的影响。国家旅游局的领导对此高度认可。

  广州日报:长春观的一些活动吸引了很多关注,也引来了争议,比如说春节在长春观里搭鹊桥,举办联姻会。

  吴诚真:我们办了很多活动,包括请大学生吃团年饭,为贫困家庭送米送油。鹊桥活动是与媒体一起合办的,有人可能会说这件事好像触犯了教义。信教的人不去谈恋爱,但希望社会上有情人终成眷属。我们也没有把其作为商业活动来办。

  道教的祖师就有和合二仙,主婚姻和合,与教义是不冲突的。宗教就是要为人类社会作贡献。

  广州日报:你们为道士买社保也被称为是“吃螃蟹”的举动?

  吴诚真:1997年,我们就为道人们买了商业人寿保险,2006年,又为道人们买了社保,这些做法都是最早的。让他们更安心在这里修行。

  广州日报:现在长春观是否面临着工资少、留不住人才的问题?

  吴诚真:长春观道士一个月工资240元,出家时间越长工资越高,来了快30年的道士一个月工资有300多元。我拿的是370元,包括40元的医药费。此外,牙刷、牙膏、图书、衣服等日常用品,都是要道士们自己掏钱买。只有喜欢这里的信仰文化和氛围,才能留得住。追逐钱的人,肯定会离开的。

  广州日报:如此低的工资,道人的流动性是否较大?

  吴诚真:情况还好。我这里留住了一批注重修行的人,也留住了一批有才的人。有才的人一般多少都有些个性,对之要包容。

  道教不光是打坐还是积极人生观

  我也不知道收了多少徒弟。有官员、大学教授、明星、企业老板、还有普通职工和农民。

  广州日报:怎么理解鲁迅所说的“中国根柢全在道教”?

  吴诚真:当然他讲这句话时,前面有话,后面也有话的。道教文化与中国人的文化情结密不可分,道教里有天文、地理、数学、化学、养生、生命科学、武术、美术,是无所不包,无处不在的文化。道教文化不光是叫人们去打坐修炼,而是一种积极的人生观,希望健康、长寿,是摸得着看得见的。

  广州日报:怎么理解道教的无为?

  吴诚真:无为而无不为。对我自己来说,正是因为自己的无为,所以前来的人越来越多。心中要有大爱,是在无为之中变有为。有为而有味,无为是为了更好地无不为。对于个人,不要去争个人的利益,要放;但是对事业,对道、对社会,真的是要有心去有为。要多发亲近之心,多发慈悲之心、多发包容之心、多发谦让之心,这样才能构成一个和谐的社会。如果不择手段地去抢夺,虽然得到很多财富,但良心上也过不去。

  广州日报:听说您有近万名弟子?

  吴诚真:我也不知道收了多少徒弟。有官员、大学教授、明星、企业老板、还有普通职工和农民。有时候见了一面,就想拜我为师傅。我走到哪里,都有徒弟。

  长春观女道士顶半边天

  我不喜欢被人认出来,但也有点高兴,最起码说明有人在关心道,这是一种矛盾的心理。

  广州日报:方丈在道教里具有崇高的地位,怎么看待自己成为中国历史上第一个道教女方丈?

  吴诚真:我没有想到自己会当方丈。我德浅、才也浅,应该说与方丈有很大的距离。升座仪式那天我说,我现在是被推到风口浪尖了,只能诚惶诚恐,变压力为动力,更加珍惜众生的爱。

  广州日报:长春观有多少道士,男女比例多少?

  吴诚真:长春观里约有70名道士,男女道士几乎各占一半。但在整个中国道教界女道士的比例仍较低。

  广州日报:方丈是道教十方丛林最高领导者,作为女性,您是如何当上方丈改写历史的?

  吴诚真:成为方丈要符合一些条件,首先要是十方丛林的住持,受过三坛大戒,修行到达相当程度,还须道观里道人同意推举。

  广州日报:当了方丈之后是否有一些新的工作想法?

  吴诚真:有些事当方丈要做,不当方丈也要做。内部的教规要进一步规范,要继续弘扬道教文化,传播积极的、优秀的,对人有帮助、有现实指导意义的道教文化。还要加强宫馆建设,利用好闲置的土地,挖掘长春观的文化价值。

  广州日报:成为了媒体关注的焦点,是否会影响到您的修行?

  吴诚真:被媒体关注,这不是我想要的。曾经有个年轻记者问我,年轻时有没有人追我?我说,一个健康的人又不是一块木头,怎么可能没人追呢?我倒是不喜欢把这个作为新闻点。我不喜欢张扬,但对于道,我喜欢谈。现在成了公众人物了,上次坐飞机、还有到北京白云观都被人认出来。我不喜欢被人认出来,但也有点高兴,最起码说明有人在关心道,这是一种矛盾的心理。

  广州日报:释永信用富有争议的方法宣传了少林寺,不知您如何评价他的做法?

  吴诚真:这个我不太好评价。不知你们是如何看待这件事的?

  记者手记

  与道长交流的两个瞬间

  11月30日,武汉天气很冷,仅有3℃。长春观里一楼道藏阁吴诚真的办公室里,敞开着窗户,空调未开,室内外温度相差无几。由于采访时间较长,记者已感手脚冰凉,但言谈之间,吴诚真却是一直面带桃花,脸色红晕。突然吴诚真伸出手掌,放在了记者的手背之上,顿时让记者感觉到对方的手异常暖和。“这是练内丹所至。”

  在采访当中,还有一次谈起了吴诚真的母亲。没想到吴诚真禁不住哭起来,真性情流露无遗。母亲去世时,在北京学习的吴诚真无法陪在母亲身边,她一直觉得对不住母亲,“我这个人对天、对地、对良心、对师傅,我都问心无愧,就是对不起我的母亲。”

  吴诚真简介

  吴诚真,汉族,1957年1月14日生于湖北武汉新洲一农村家庭。1984年出家于武汉长春观,中国道教学院宫观管理专业毕业,2001年就读于华中科技大学哲学系研究生班,研究生学历。

  现任湖北省政协九届常委、湖北省政协九届民族宗教委员会副主任、湖北省道教协会会长、武汉市道教协会会长、长春观主持。2009年11月15日升座为方丈,成为了中国历史上第一个道教女方丈,此举被外界称为在中国道教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。

  吴诚真多次发动信教群众向养老院捐献钱物、帮助周边居民解决困难、引资创办小学。

  名称解释

  方丈:根据中国道教协会官网上的解释,方丈是指对道教十方丛林最高领导者称谓,亦可称“住持”。方丈是受过三坛大戒,接过律师传“法”,戒行精严,德高望重,受全体道众拥戴而选的道士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[编辑:周伟建]

 
       
  上一篇文章: 宜宾真武山道观隆重举
下一篇文章: 21世纪中国宗教研究
 
 
地址:湖北省丹江口市丹赵路153号(静乐宫东侧)    电话:0719-5252581    邮编:442700   Email: zgwdsdjxy369@163.com
中国武当山道教学院 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建立镜像
Copyright2008 中国武当山道教学院 www.wdsdjxy.com ICP备案号:鄂ICP备09031174号
 
 
  本站链接: